这两天 Clubhouse 非常火热,又使得声音这一件事情被放到了台前,但听了多个 Room,并没有收获太多,反而是相对较大的「杂音」影响了收听,并且大部分的观点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而从去年读[[洛克]]开始,我就在想什么叫做有效讨论。

有效讨论

有效的讨论一定是有主题的

讨论的中心一定是要有的,不管这个主题是什么,一定要有去保证这个主题不偏离,直到满足下一个条件。

而关于这个主题就可以开展不同的话题,比如说对于两岸关系,发言者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或者向对岸进行提问,或者结合自己的经历,讲述者自己的观点和思想。

有效的讨论至少要有结论

有效的讨论一定需要结论。不管这个结论是否是最后的真理,也需要达成最大部分人的共识。

回想美国建国之初,即使分歧那么大,即使十三个州相互不同意各自的方法,但在 [[詹姆斯 麦迪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等等先辈的 [[联邦党人文集]] 中通过几十篇理性的论证说服了大部分人认同联邦要比各州各自为政要好。并在之后的立宪会议上在多方博弈后终于指定下,切实可行的制度。虽然这个「结论」并不一定是最后的真理,但是所有人应该放下搁置,按照约定,或者说「契约」去履行。我们站到今天来回看美国的宪法,当然是有问题,黑人、妇女的权利就没有考虑到宪法内,但这不影响暂时性的结论,喋喋不休争论200年却还没有最后的结论,那将会一事无成。

再回到武汉肺炎和 COVID-19 的分歧,在开始传播的时候通过地名加上病毒名,简单易懂,但是在全球达成共识之后,更名为 COVID-19,这个时候为了统一最后的结论就应该沿用正式的命名。但与此同时,在这个共同体内的成员,就不能再称呼现在以及未来新诞生的病毒的名字为地名加病毒名。因为讨论的结果是,当我们给病毒命名的时候,尽管过去我们都犯过错误,但是现在以及未来,共识是:

  • 不再针对个别的宗教(中东呼吸道综合征)
  • 不再针对特定的群体(武汉肺炎、西班牙大流感)
  • 不再制造不合理的旅游、商务和贸易屏障
  • 以及触发不必要的动物宰杀(猪流感)

就像 [[波普尔]] 在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的 [[社会科学的逻辑]] 一章中提到的那样,我们的[[知识]]是建立在暂时性和尝试性解决办法之上的,而证明其为真的唯一方式就是其本身仅仅是暂时的,换一句话说就是我们尝试的解决办法可以经得住我们最尖锐的批评。而找到这样的尝试性解决办法就是我们讨论的目的。

有效的讨论一定是相互增进了解的

倾听和表达是相互的,尤其是在讨论的过程中,不仅是对其人的事实增进了解,也是对其想法,观点的了解。文字当然也能充当一部分了解的渠道,但是通过讨论能够更进一步的了解。

如何进行有效的讨论

讨论双方保持谦逊和尊重

讨论的前提是,讨论双方相互保持一点谦逊,双方都要了解到自己的认知和观点可能是错误的,才能听取对方反对的意见。

洛克早在几百年前就提过关于公共讨论的道德:

  • 辩论的双方,不管站在哪一方,只要讨论中缺乏坦诚,或表现出不宽容和固执,都需要予以谴责
  • 但是不能从一个人所选定的立场来推断其个人的恶行
  • 而且无论这个人持有什么样的观点,只要能够冷静地观察,诚实地表述他反对者及其观点究竟是什么,既不夸大,也不掩藏,那就应该予以这样的人尊重

就像 [[洛克]]、[[波普尔]]等哲学家对世界的认识一样,我们无法保证我们当前的认识就一定是真的,所以我们要在现阶段讨论,以及充分、有效地讨论,经过讨论,错误的意见和行为才会逐渐服从事实和论证,一个聪明人获得智慧的途径就是聆听各种不同的意见。

得出暂时性的解决办法后再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务

在什么是有效的讨论中,论述了一个有效讨论需要一个暂时性的解决方案,如果当一个事件并没有得出暂时性的解决方案,我们的注意力就被转移到另外的地方,那么就陷入了当前社交媒体的陷阱。现在的社交媒体,「流」的显示形式和用户的参与方式,使得用户的注意力不断地从一个事件飞向另外一个事件。

这样的方式像极了司法审判,不管这个判决如何撕裂社会,不管这个判决是否会遭受到大众的攻击,也要给这样的按键定一下一个先例,定一下一个当前最合适的方案。

Clubhouse 如何

Clubhouse 是什么

Clubhouse 是什么,官方的解释是 new type of social network based on voice。这边就能看到两个重要的关键字 social network 和 voice,一个是社交网络,一个是声音。社交网络想必想必都非常熟悉,但是如果要去定义社交网络的话,也还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借用维基百科的解释,社交网络就是一个由独立个人或组织组成的关系网络,这样的社会网络会根据血缘、爱好,友谊,价值观等等因素连接起来。这样的网络结构一般是比较复杂的。

当我们解析完社交网络就会发现当生活在社会中的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连接起来之后,并借助这些年互联网的发展,提供给了我们非常多的工具来沟通,有文字的(Facebook,Twitter),重在图片的(Instagram),当然还有基于短视频的(抖音),而现在又多了一个声音。

这两年关于声音尤其是播客的创业明显地多了起来,从播客制作工具,到托管平台,再到各家大厂不断的收购播客相关内容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到声音。声音从广播开始,到有声电影,曾经有一段时间被视频的光芒所掩盖了。声音总是伴随着视频一同出现,以至于我们曾经忘了还有这样一种信息传播的媒介。

但不管是广播,还是演讲,或是播客,都是单方向的传播,而 Clubhouse 的出现使得这样的传播方式发生了转变,虽然可以预料到是交流的过程中会混入不同的声音,但是在交流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新的观点。这或许才是这个应用最有价值的地方。

Clubhouse 中有三种类型的 Room :

  • Open
  • Social
  • Closed

其中 Open 和 Closed 自不必说,Social 类型的房间会开放给你追踪的人。这里看得出来 Clubhouse 还是面对的熟人社交,因为只有熟人才会进我们自己的房间。

但仔细的再思考这三种类型的 Room,Open 的房间可以应对到现实中公开的演讲,而 Closed 房间可以对应到熟人之间的聚会,而 Social 则可以对应到一定程度上私密的沙龙。

Clubhouse 吸引我的地方

  • 听名人的对话和分享,虽然当今世界已经了有了足够多的资料去了解一个人,但我对事实时直播的对话依然有足够兴趣,毕竟这样的机会并不会很多
  • 对不确定主题的新鲜感,对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人的好奇,在初到 Clubhouse 的时候我钻进了不同的房间,听各种各样的主题
  • 学习语言的好地方,用过一段时间之后会发现,Clubhouse 给了语言学习者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因为在这这里不能发文字,不能发图片,只能使用语音,那就天然的适合学习外语

我所认为的 Clubhouse 的问题

  • 对话的质量无法保障,我们都知道播客的信息含量肯定不如图书,而 Clubhouse 的信息含量可能连播客也比不上。但这就使得我不再去关注对话本身,使得我去追踪个人。
  • 不能被检索的信息,聊天的内容并不能在 Clubhouse 上留下来,这也就导致大量的信息都会随着房间的消失而消失。除非花费大量的时间在上面,否则平台不会对新用户产生任何价值,也形成不了一个价值闭环。

最后欢迎大家搜索 @einverne 来找我聊天。